抚琴的人最新作品《不良之年少轻狂2》最新章节无弹窗阅读: 第二章 >> 不良之年少轻狂2放到桌面

不良之年少轻狂2 第二章

作者:抚琴的人

    不良之年少轻狂2最新章节 第二章 无弹窗阅读尽在 淘书楼 www.taoshu6.com

    放学后,回到家里。作为一个十四岁的小孩,肯定要把学校的新鲜事讲给我爸听。我就给我爸讲了宋扬的事情,我爸让我离宋扬远点,说那不是个好孩子。在大人眼里,只要打架的都不是好孩子。当然,我也是这么想的。

    吃饭的时候,有人来找我爸喝酒,我爸甩给我二十块钱,让我去外面买点猪头肉。我拿着钱就冲出家门,离家不远就有家卖猪头肉的,就在自己家开的小店,不光是猪头肉,猪肝猪蹄猪尾巴什么的熟肉都有。老板和我爸差不多大,我叫他根叔。

    “根叔,根叔,买二十块钱的猪头肉!”我站在他家院子大喊。

    很快,家里就传出了根叔的声音:“儿子,出去割肉。”

    “我看动画片呢。”一个声音嘟囔着,接着一个少年然后从家里走了出来。

    我看着这人就呆住了,这不正是上午在教室暴打过王凯的宋扬吗?!

    宋扬,竟然是根叔的儿子?!

    我的脑海中马上浮现出根叔的模样,那个胡子拉碴、膘肥体壮,手持明晃晃剔骨刀的大汉,不是没有老婆吗?不是没有家室吗?这从哪蹦出个儿子来的?!

    我看见宋扬就呆住了,宋扬却懒洋洋地说:“割多少钱肉啊?”

    “二十的。”我小声地说,同时谨慎地看着他,心中对他自然是极端的恐惧。

    “哦。”

    宋扬走到另外一间屋子,那是他们家的肉铺。不一会儿,宋扬就提着塑料袋出来了,径直往我手里一递。我因为发呆,竟然忘记接了。宋扬一皱眉:“给钱啊?”

    “哦,哦。”我连忙掏出钱来给他。

    宋扬把肉递给我,检验了一下钱的真伪,顺手就揣兜里,看都没看我就往回走。

    我看出来了,他根本就不认识我。虽然我俩是一个班的,但他很显然就不认识我!

    我还是有点发呆,看着宋扬的背景没有挪动脚步。

    宋扬进去家门以后,我听见他们父子俩的对话如下:

    “怎么就十块?”

    “那小孩就割了十块的啊。”

    “胡说,我刚才明明听见他说割二十的肉。”

    “你听差了,就是十块。”

    门帘子一撩,根叔气势汹汹的走了出来。当时九月份吧,天气还算炎热,根叔赤着胸膛,黑乎乎的胸毛占了一大块。根叔是认识我的,他走到我跟前问:“常建,你割多少钱的肉?”

    我刚准备张嘴说,就看见宋扬在根叔身后狠狠地瞪着我,目光里的凶气跟刀子一样狠毒。

    我把“二十”咽进肚子,颤颤巍巍地说了句:“十块。”

    宋扬那小子,我绝对惹不起啊!对付这种小混子,我最有经验和把握了,一切顺着他来就可以了,他说大象在天上飞我都不会反对,他只要高兴了就肯定不会对我怎样的。

    “十块的?”根叔半信半疑,从我手里接过了塑料袋。

    完蛋了!根叔卖肉多少年了,手里一拎还不知道是多少钱的肉?不过,这不怪我吧……

    根叔一拎肉,就知道那是二十块钱的分量,也知道了宋扬是想自己贪污十块钱;与此同时,宋扬转身就跑!

    妈的,你这个小兔崽子!”根叔从地上捡起一把柴刀,朝着宋扬就追了过去!

    宋扬没跑两步,面对的就是他家的门,跑肯定是没地方跑了。我心里为他感叹,想着总算是恶人自有恶人磨啊……还没想完,就看见宋扬突然跳起,凌空一蹬,就踩到他家窗台上,紧接着手扒住他家房檐,整个身体就像是只大鸟,直溜溜就飞上了房顶!

    当然,根叔也没闲着,柴刀凌空一挥,只听“刺溜”一声,宋扬后背的衣服被划开了。

    而宋扬也站在了房顶上,冲着下面就破口大骂:“老宋,你也太狠了,我是你亲儿子吗?”

    根叔拎着柴刀,高高举起,骂道:“小兔崽子,跟我滚下来,老子今天劈死你!”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整个脑袋和身体都处于发麻的状态……

    房顶最少有三米高吧,虽然有窗台的借力,但是宋扬竟然那么轻易就扒上去了……

    还有根叔,竟然拿刀劈自己儿子;还有宋扬,竟然叫他爸是老宋……

    这一切的一切,都极大的颠覆了我的人生观,我觉得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啊,是不是啊?我狠狠掐了自己一下,不是做梦,真不是做梦!与此同时,这父子俩一个站在屋顶,一个站在屋下,还在口沫横飞的对骂。

    “老宋,我弄点零花钱怎么了,你至于要把我给劈死嘛?”

    “我劈死你个狗日的,你给我滚下来!”

    根叔把柴刀丢了上去,不过被宋扬轻轻松松给躲开了。紧接着,根叔又从地上拣一些石块、木头、花盆啥的往上丢,不过都被宋扬给躲开了。

    “哎哎哎,老宋,你下手轻点啊,我可是你儿子,还在同一屋檐下住着,咱俩可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弄成这样谁都不好看是吧……”宋扬一边躲一边说,像是在房顶跳舞一样。

    我看着这匪夷所思的一幕,还是有点不太敢相信这是真实发生的事情。我默默地捡起刚才被根叔丢在地上的猪头肉,默默地走出了他家的大门,都走出十几米远了还能听见根叔不停往房顶丢东西的声音,还能听见宋扬大声呼喊:“老宋,你要是再打,我就回奶奶家去!还要到我妈的坟前说你欺负我!”

    直到走远了,才渐渐没听到他家的声音。我回了家,我爸已经和他朋友喝上了。我把猪头肉放下,我爸问我咋那么慢,我就把刚才的事说了,因为实在太惊悚了,我还是有点呆呆的。

    “爸,原来根叔有儿子啊?”

    “有,原来还有个老婆,不过死了。儿子一直寄养在奶奶家里。”我爸摆了摆手:“有什么爹就有什么儿子,你可别跟那个孩子学坏了啊。”

    我爸教育完我,又跟他朋友喝酒去了。

    下午上学,王凯的桌子已经修好了,还是一如既往的咋咋呼呼,好像天底下都是他的,就连上课都不好好坐着,不停地做着夸张的动作,还叠纸飞机丢王楠,老师也懒得管他。

    不过这种局面一直持续到宋扬来临。上了一半的课,宋扬才姗姗来迟,刚才还牛逼轰轰的王凯马上变得非常低调,整个人趴在桌上像只虾米一样。宋扬一进来,班上同学又呆了。因为宋扬鼻青脸肿的,一看就是刚被人揍过。宋扬一屁股坐在他的位置上,看着还气鼓鼓的。王凯偷偷的瞄着宋扬,悄悄地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

    老师也发现了宋扬的情况,他停下来问道:“这位同学,你没事吧?用不用去医务室?”因为是刚开学,任课老师还不能认清我们的名字。

    宋扬摆摆手,露出不耐烦的模样:“没事,讲你的课吧。”一边说,一边卷了点卫生纸,堵住了正在流血的鼻子。

    老师碰了一鼻子灰,露出些不爽的表情,但最终还是没有发作,继续开始讲课。这不得不说一句,我们那边确实挺乱的,从大人到小孩都异常彪悍,前些年刚发生过一起初中生刺死老师的案件,所以即便是孩子,也没有老师敢特别的管教。当然,部分老师软弱,就有部分老师强硬,像是学校的年级组长、教导主任等等,都是敢狠揍学生的,要不还真翻天了。

    下课以后,宋扬就出去了,似乎是去洗涮一下伤口。

    整个班上,只有我知道怎么回事,但其他人不知道啊。有人就问:“王凯,是你叫人打了宋扬吗?”王凯一愣,随即做出很装逼的样子说:“那当然,下次他还得瑟,我揍不死他!”

    我心想,你就吹牛逼吧,在心里轻轻的冷笑了一声。

    结果王凯一下朝我这边看过来:“常建,你笑什么?”

    我一愣?啊?我不是在心里冷笑吗?难道我面上也不小心笑出来了?

    王凯一下就站起来,并且朝着这边走来,一边走一边捏着拳头。

    “你笑啥?觉得我在吹牛逼是不是?”

    我直接就开始发抖了,看来我确实是不小心笑出来了。我就是有这个毛病,因为本身没啥朋友,经常自己在脑海里幻想故事,比如自己是个大侠,在天上飞来飞去之类,有时候还忍不住念出台词,“尔等鼠辈,通通上来受死!”或是幻想自己中毒,还会不由自主的捂着头轻轻的叫出“把解药交给我!”之类的,每当这个时候,身边没人就算了,如果有人肯定以为我是神经病。

    不过以往就算这样,顶多会被别人笑话,今天这种“不小心说出内心台词”的毛病竟然会害的我被王凯盯上!我连忙站起来,颤颤巍巍地说:“不是,我……”

    “啪”的一声,王凯一巴掌甩到我脸上,凶狠地问:“你再笑一个试试?”

    我哪里还敢笑,只敢结结巴巴地说:“我……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教室里很安静,一个说话的也没有,根本没人敢制止王凯的暴行。王凯抓着我的领子,继续凶狠地说:“老子揍死你信不信?”他的嘴还臭,可能是没刷牙,熏的我直想呕吐。

    王凯上午刚被宋扬揍过,因为尚佳的原因,又不能找宋扬报仇,现在着急想寻回自己在班上的威严,势必要找一个倒霉蛋来杀鸡儆猴,看来我现在就是那个倒霉蛋了!

    我着急的都快哭了,一个劲儿的和他道歉。我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一向觉得自己绝对不会惹事,没想到转眼就遭来这样的祸事。王凯还没过瘾,伸出拳头来还要打。我捂着头,只想早点结束。这时就听门口脚步声响起,王凯回头一看,立刻放开了我。我也看过去,原来是宋扬进来了。

    王凯还是怕宋扬的,立刻就不动我了,但是还用眼神狠狠瞪着我,轻声说了句:“放学别走!”一听这话,我就知道完蛋了,看来王凯放学还要揍我一顿。

    王凯转身走开,我不由自主地看向宋扬。宋扬完全没发现这里的纷争,他揉着眼睛摸着鼻子走向自己座位,看来照顾自己的伤情还忙不过来呢。不光是我,班上同学也看着他,估计都抱着和我一样的想法,等着宋扬出手收拾王凯。结果宋扬坐下来,一点反应也没有。

    让人家有啥反应啊,人家根本不知道好不好!

    我心里真是绝望,可是一点办法也没有,总不能自己跑过去和班上告状吧?

    接下来又继续上课。是一节语文课,开学以来第一次上语文课,语文老师年轻漂亮,自我介绍说是刚刚大学毕业,来我们学校实习的,希望和大家做朋友云云。就这么一件事,教室里就沸腾了,因为这么年轻漂亮的老师确实头一次见到——于是大家就把我刚才的事忘记了。

    王凯也很高兴,不停地吹着口哨,露出色眯眯的笑容。真的,别看大家才十四岁,但是男女意识绝对的都有了,尤其是王凯这样的,都找过不少小马子了,听说还偷他爸的黄片看。宋扬也很高兴,不揉眼睛了,也不擦鼻子了,开开心心地和语文老师互动,整个精神抖擞活力乍现原地满血复活——看看,在美女面前,其实男人都是一个样,从七岁到七十岁都一样!

    这种情况下,本来我也该挺高兴的,可惜刚刚才被王凯揍过,而且他还威胁我说放学要接着揍我,这种情况下哪里还高兴的起来?我哭丧着一张脸,完全没心情融入到大家的情绪里。

    “老师,我是班长,我叫宋扬!”宋扬很开心的自我介绍。

    “好。”语文老师微微笑着,确实是个年轻有活力的漂亮女生:“语文课代表是谁呀?”

    一个呆呆的男生站了起来,戴着一副深度近视眼镜,连自己是什么名字都没说——虽然如此,可他作文写的是真好,拿过市里的大奖。

    “嗯,你好。”语文老师开心地说:“以后要好好合作,经常到我办公室里去啊。”

    呆男生坐下了,还是一句话没说,班上男生恨得牙痒痒,心里不知骂了他多少遍。

    不过还是没影响大家开心的情绪,一个班上的学生都和语文老师其乐融融——除了我之外,我只是趴在桌上,沮丧地画着圈圈,放了学咋办啊?咋办啊?

    一节课下来,老师几乎没讲,净和我们聊天了,实习的就是实习的,根本不知道自己该有的任务啊。直到下课,她才拍了一下手说:“哎呀,聊得太久了,下次再上课好了。”

    全班鼓掌,欢送语文老师离开,我都没见过一个班上能这么开心的。老师走了以后,大家还沉浸在喜悦里,不停地说着语文老师有多漂亮,就连女生也不例外。就在这时,宋扬的声音突然响起:“那个学生,你干嘛呢?”班上一下安静下来,并且都朝我看过来。

    那个学生?我吗?

    我坐起来,迷茫地看着大家,再迷茫地看着宋扬。

    宋扬果然正看着我,一脸的愤怒。

    我的个天,我又怎么得罪他了?!刚挨了王凯的打,不会还要挨宋扬的打吧?

    “我刚才就注意你了。”宋扬一边说,一边站起来,和王凯如出一辙的捏着拳头走过来:“语文老师这么好,你竟然扮出那副样子,这是对老师极大的不尊重,我身为班长要教训你!”

    果然是要打我!

    我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宋扬走过来,我已经吓得连动都不敢动了。宋扬揪住我的领子,一下把我从座位上拽了起来,用他独特的凶狠意味说:“我今天要教教你什么叫尊师重道!”

    ——就好像之前和老师说“没事,讲你的课吧”不是他一样!

    我像只小鸡一样被他拽着,眼看着他的拳头就要落下来。但是,宋扬看着我的脸,一下子陷入了疑惑之中,似乎认出了我似的:“我看你眼熟,是不是在哪见过?”

    我的个亲哥,你的记性也太差了吧……

    我继续哭丧着脸说:“我中午在你那里买过肉……”

    “哦……”宋扬恍然大悟,说道:“行,既然认识,我不在班上打你。”说着就把我往外面拖,看样子是要去外面揍我。一点都不带夸张的,他力气真是太大了,我感觉自己就像是一条死狗一样在被他拖。拖出门外后,他看看左右,又把我往厕所拖。拖到厕所里,有几个别班的小混子在里面抽烟。宋扬看都没看,直接骂了一句:“都滚出去。”

    这几个混子互相看看,其中一个说:“宋扬,就算你和尚佳认识,也有点太嚣张了吧?”

    这几个混子上午并没跟着王凯过来,但是现在都知道宋扬的名字,还知道他和尚佳认识,看来宋扬的名声已经在年级里打开了。也是,就这么屁大个学校,想出名也挺容易的。

    “少废话,都滚出去。”宋扬又不耐烦地骂了一句。我觉得要不是因为他手里拽着我,早就去打那几个小混子了,我感觉宋扬就没怕过谁似的,天生的无法无天。

    几个小混子的脸都开始抽抽了。其中一个说:“宋扬,我们给尚姐面子,不跟你这条疯狗一般见识!”说完,他们就往门外走。宋扬一听就怒了,放了我就去打他们,伸脚一踹,就踹倒了头前说话的那个。另外几个混子见状,立刻加入战局,一起朝着宋扬打过去。

    趁着这个机会,我连忙往后躲,躲到厕所的角落里,看着他们在那互殴。宋扬真挺厉害的,一挑四也不落下风,虽然也挨了几拳几脚,但是照样打的他们嗷嗷叫。没打一会儿,几个混子就往外面跑,宋扬也没有再去追,转身朝我这边走过来。刚才他鼻子也被打了一下,鼻血又开始往外流,他用手背擦了擦,露出些不耐烦的样,又转身到旁边的洗手台,认认真真的冲着自己的鼻子,一边冲一边说:“跟那站着啊,我一会儿再去揍你。”

    我双腿发抖,这种等着挨打的煎熬可太难受了,真不如直接过来甩我几个耳光的。

    冲了一会儿,鼻血总算止住了。宋扬抬起头,摸了摸鼻子,确定不再流血,才朝我走过来。我紧张的不知该怎么办了,宋扬走到我面前,却从口袋里一掏,递给我什么东西。

    我一看,竟然是十块钱。

    “??”我奇怪地看着他。

    “回去以后给我爸。”宋扬说:“就说你中午确实是买十块钱的肉,但我一不小心给你称了二十块钱的,知道了吗?”

    “知道了。”我接过钱,还要帮这个坏小子撒谎,唉。

    宋扬交代完,就转身往后走。我也不知哪根筋抽了,问道:“你不打我啦?”

    宋扬扭过来,奇怪地看着我:“你很想被打?”

    神经啊,谁会想被打啊?我连忙摇了摇头。宋扬转过身走了,留我一个人在厕所。我看着手里的十块钱,也还好吧,少挨了一顿打。不过想到放学以后还要被王凯打,顿时就觉得头疼起来。把钱装好,也出了厕所。

    一出就吓一跳,竟然发现宋扬站在门外。我还以为他在等我,结果发现不是,因为另一边站着“五朵金花”之首的尚佳。

    不良之年少轻狂2 第二章已阅读完毕,请点下一页阅读《不良之年少轻狂2》下一章节

    不良之年少轻狂2最新章节无弹窗阅读尽在 www.taoshu6.com 喜欢本站请点下面分享收藏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