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者三代最新作品《皇女殿下要休夫》最新章节无弹窗阅读:(淘书楼)正文 第三十九章:脱身 >> 皇女殿下要休夫放到桌面

皇女殿下要休夫 (淘书楼)正文 第三十九章:脱身

作者:随心者三代

    皇女殿下要休夫最新章节 (淘书楼)正文 第三十九章:脱身 无弹窗阅读尽在 淘书楼 www.taoshu6.com

    (百度搜索:www.taoshu6.com淘书楼)最新网址:    “快走!”

    唐诗一把将她扯跑,趁着最后一眼,凤凌看到还在保持拉弓动作的齐心艾,脑中突然闪过一个画面,又没抓住。taoshu6.com

    后面的人穷追不舍,突然从人群中冒出几个黑衣人行动快速,将追来的人拦截,她们还没反应过来什么情况,就短暂停了一下,对方有一个人冲她们喊“快走我们掩护”。

    不再多作思考,一行人往街的那边逃离。

    考虑到落单会敌不寡众,就没有分开跑,后面的人似乎没有追上来,跑到一个拐角处的时候,小巷子出冒出一个人,是躲在这的萧瑟瑟。

    她带着几人拐进巷子,七拐八拐的,直到一处非常偏僻的位置才停下,推开一个小门,进去后将门反锁,然后引着她们进屋子里头。

    点上蜡烛后萧瑟瑟腿发软摊在椅子上大喘气:“坐吧坐吧,暂时安全了。”

    唐诗屁股一下粘椅子上了,骂道:“真是好险,老娘差点英年早逝!”

    其他几人也坐的坐,站的站,开始休息,一路跑来还真是刺激。

    凤凌打量这里的环境,刚刚应该是从后门进来的,从格局来看,这宅子不小也不大,桌面有一层灰尘,应是富贵人家的外宅,经过这里的时候小住几日。

    “这宅子是谁的?”她问萧瑟瑟。

    萧瑟瑟说:“我也不知道,这地方是刚刚那些人提供的,我只负责将你们带过来,就是那些救你们的黑衣人。”

    凤凌起疑,她是跟萧瑟瑟说过如果出了意外就想办法制造混乱好趁乱脱身,这也是为什么萧瑟瑟没有一起去追踪拦截的原因。

    可那些黑衣人怎会突然出现帮她们,到底是什么人呢?

    “你怎么会认识她们,她们是谁?”

    “我也不认识,你叫我远远跟在后面嘛,我就跟了,后来看到有一队人马火急火燎冒出来朝你们的方向去,我就觉得不对劲了赶紧藏起来。taoshu6.com本来还不知道怎么才能救你们,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几个人,一身黑,脸也不给看,她们说是陈凌你的朋友,来救你们的。”说着萧瑟瑟察觉不对劲了,奇怪:“你不认识她们吗?不是你朋友吗?”

    她的朋友?

    凤凌有点懵,她有什么朋友,还在这边关小城里,消息这么及时来救人,怎么可能?

    难不成…是堂姐说的陈家的暗线?

    见她的沉默,萧瑟瑟慌了,坐不稳:“我我们不会被骗了吧?”

    张庭妍说轻松说:“既然她们的确帮了我们,可以确定暂时是友,总比落在齐心艾手里强。”

    唐诗附和:“这倒是,说不定还真是哪个朋友,凑巧罢了。小凌凌,接下来怎么办啊,这里安全吗?齐心艾的人会不会找过来?”

    凤凌回道:“她们应该很快就会赶到了,我们就在这等人,到时候自然会揭晓。”

    说完这些凤凌才找个地方坐下休息,紧绷的身体放松,这时候才发觉身体各处的痛意,是牵扯到伤口了,可能还渗出了血。

    她忍着没让人察觉异样,然而对血非常敏感的司竹还是发现了,目光落在她微拧的眉心上停留,站起来走来将她袖子直接撩开,露出伤口。

    凤凌措手不及,愣看着他。

    他看过伤口的情况后抬眼对她说:“还有哪些地方裂了,把上衣脱掉,我帮你重新上药。”

    学医的男子真的虎,竟直言让一个女子脱衣服,凤凌脸颊不自然的红,尴尬拒绝:“不用了,你给我药回去我自己上就行。”

    想她活了四十多年,还没让一个男子看光过,这个想法刚出来,不经意间一个久远的画面闪过,那个男人,他看过……

    司竹了解她的想法,面不改色说:“我是个医者,眼中不分男女,千万不要讳疾忌医。(www.taoshu6.com淘书楼)”

    “可是…”凤凌犹豫。

    唐诗过来将司竹拉开,“诶诶诶你这小子想干嘛呢,占我家小凌凌便宜啊,大庭广众的这么多人,还有张宝璇在,岂不是保不住清白了?”

    张宝璇刚想生气回怼,但这次他犹豫了,没说出口。因为刚刚她差点受伤,是唐诗帮他挡了一下,想起方才的场面,他心中升起一丝丝异样,有种奇怪的感觉。

    司竹扯回手作罢,将外敷的药给凤凌。

    不过交谈了几句话的功夫,后门被敲响,张庭妍离得近,去开了门。这时候凤凌观察到,张庭妍的动作非常的小心,先是趴门上耳朵朝外听了听,确认没有异常后拿掉扊扅,打开一条缝隙往外看一眼,安全后才拉开门。

    这是常时间处于危险境地的人才会留下的习惯。据她了解,张庭妍是商户人家,武功不错也就罢了,还有这种习惯,难以让人不往别的方向想。

    凤凌不禁笑了,还以为就自己捂着马甲生怕掉,没想到大家都一样。司竹,木铭然,张庭妍,还有谁是藏着惊喜没有被她发现的?

    打开门后,外面迅速钻进来七八个人,有两个受伤了,被扶着进来。

    凤凌让司竹去看伤员的情况。

    本来就有七个人,现在又来了八人,一下子屋内显得很挤,坐不下。唐诗她们将位置让给伤员坐,然后站在一旁盯着几个人看。

    萧瑟瑟反而是比较熟的,招呼领头人说:“你们可算是来了,你说你朋友陈凌是不是这个人啊,她说不认识你们。” 她指着凤凌。

    领头的人摘下面罩,是一个男子,三十岁上下,他冲凤凌露出友好熟悉的笑容:“女郎不认得我了?”

    当看到他的脸后在场的人都变了脸,因为这人就是前几日被她们迷晕劫走凤凌的商队的头头。她们坑了对方,结果反过来却被救了,这还真是意想不到的。

    “认得。”凤凌回笑:“只是没想到你们居然会救我们。”

    他笑笑不说话。

    凤凌又问:“你是哪边的朋友?如果你说是突发奇想救人的我可不信。凑巧捡到受伤的我,凑巧北上来渭州,又凑巧得到我们危险的消息来救人。你是受了谁的委托来帮我们的?”

    她说的很肯定,只因为一切都太巧合,太刻意,这一路上她早就有怀疑,现在一下子证实了猜测,有人在暗中帮助自己。

    如果是陈家的人,那没必要对她掩掩藏藏。

    突然,她有个念头,从口袋里拿出一块玉佩置于他眼前问:“是他?”

    领头男子也就是李老板看到这块玉佩,眼底快速划过一抹光亮,不过片刻,他轻松笑笑摊牌了:“还是没瞒住女郎。”

    见他承认,凤凌惊讶了,还真是齐心麟。同时也有些复杂感触,不过是一个小恩小惠,他却这般耗费人力物力帮自己。

    感触的是,前生的自己硬是为了别人要与他解除婚约,他却选择成全。今生的他依旧那么宽容善良,阴差阳错帮了那个伤害他的未婚妻。

    齐心麟给凤凌玉佩的时候精锐营的人都在场,所以玉佩的主人她们是知道的,也很快明白这些是齐心麟的人。

    唐诗好哥俩拍了拍一位女子肩膀,感叹:“嗨,早说嘛,害的我们还绞尽脑汁对付你们。”

    她对司竹说:“还好你给的不是毒药,不然就滥杀无辜了。”

    司竹无语:“我看起来像是会毒死人的角色吗?”

    萧瑟瑟不满举手抢答:“像!”

    唐诗迎合点头。

    小闹过后凤凌又问起了正事:“那边怎样了,这地方可安全?”

    李老板:“放心,这院子是我们的,我们并未露脸,就算是搜也理直气壮。她们的人我们已经甩掉了,这里地处偏僻民房交错复杂,短时间内也找不到这里,而且今晚的动静光是安抚打压就要不少时间。”

    他招呼几人往外走,“已经很晚了,避免怀疑,你们照常去休息,这里客房不少,足够我们住几个晚上,有什么事明日再一起商策。”

    他的安排几人没有意见,就这样各自回了分配的房间休息,两人一间,凤凌不出意外又和唐诗挤一张床。

    凤凌坐在床上,裸露上身只剩束缚胸脯的小衣,唐诗就帮她上药那些不方便碰到的伤口。

    她每次看到这些伤都要臭骂一顿背后人,这次换了齐心艾了,“狗屁养的齐心艾,怎么就咬着你不放了呢,她不会已经发现你的身份了吧?”

    她嗓门一贯很大,以前的木头房子隔音又不好,凤凌伸手示意隔墙有耳,压低声音说:“不会,要是发现了,她就不会是这副态度了,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我。”

    唐诗点头:“也是,你们俩没仇都要置于你死地了,这要是以那样的关系,她就算身在软香玉怀中也睡不着了去。”

    想到一件事,她就问凤凌:“诶你刚刚对她说的,不只有一个目的是什么意思,她这次来渭州是想干什么?肯定搞什么坏心思。”

    凤凌回道:“我还没想到,但这个关头来渭州,肯定与战事有关。只是…”

    她说到一半没了下文,唐诗奇怪:“怎么了吞吞吐吐的?”

    “之前以为假禁卫军是齐心艾指使,后来发现她和朵涂尔是合作关系,反倒是及时赶来救了朵涂尔。如果是这样,未免有些不合理,派人杀朵涂尔,招招见血,若等齐心艾赶来朵涂尔早就人没了。所以说自导自演不像,倒像是真的接到消息赶来的。”凤凌推测。

    唐诗:“你的意思是说,假禁卫军不是齐心艾派来的?”

    凤凌点头:“可能是这样。”

    “那会是谁?谁还想杀朵涂尔,挑唆战争,对谁有好处?”唐诗是想不明白了,本来齐心艾想引发战争就觉得她疯了,现在竟还有别人希望开战,这个世界是怎么了,都不想活了吗?她还想活啊…最新网址:             (百度搜索:淘书楼taoshu6)

    皇女殿下要休夫 (淘书楼)正文 第三十九章:脱身已阅读完毕,请点下一页阅读《皇女殿下要休夫》下一章节

    皇女殿下要休夫最新章节无弹窗阅读尽在 www.taoshu6.com 喜欢本站请点下面分享收藏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