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的柳叶最新作品《玉无香》最新章节无弹窗阅读:(淘书楼)正文 第148章 想起 >> 玉无香放到桌面

玉无香 (淘书楼)正文 第148章 想起

作者:冬天的柳叶

    玉无香最新章节 (淘书楼)正文 第148章 想起 无弹窗阅读尽在 淘书楼 www.taoshu6.com

    (百度搜索:www.taoshu6.com淘书楼)最新网址:    巷子不长不短,程树迈着两条大长腿使出吃奶的力气,很快就看到了巷子口的光亮。(www.taoshu6.com淘书楼)

    那是朝阳试探着冲破黑暗,把晨曦洒落人间。

    他飞一般冲了出去,突然见到一个孩童呆呆站在那里。

    程树急忙往旁边一躲,因为身体转得太快没站稳,一屁股跌坐在地。

    受惊的孩童放声大哭。

    一名男子冲过来,抱住了孩子:“宝儿,你没事吧?”

    男童哭声不减,伸手指向程树。

    “你这人怎么回事,大清早横冲直撞!”男子对程树怒目而视。

    坐在地上的程树像是被吓住般,眼神直直盯着父子二人。

    躲在父亲怀中哭泣的男童,怒容满面的父亲——火光电石间他想到了什么,猛然跳了起来。

    男子抱着孩子飞速一躲,就见那横冲直撞的小子一脸兴奋走过来。

    男子带着孩子赶紧走了,边走边骂:“一大早遇到个神经病。”

    他一回头,发现那神经病竟然还往这个方向疾走两步,当即脸色一变小跑起来。

    程树一直盯着那对父子,直到黑衣人拖着另一个黑衣人从巷子中走出来,才想起来继续跑。

    他一转身,险些撞上一个人。(淘>书>楼)

    那人伸手把他扶住:“程兄。”

    熟悉的声音令程树紧绷的精神骤然放松:“世子,怎么是你?”

    祁烁视线投向巷子口。

    程树跟着看过去,就见那黑衣人走了过来,因为带着一个人走得不算快,越发显得瘆人。

    他一手摸佩刀,一手提袍摆,做好两手准备: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带着世子一起跑。

    “世子。”黑衣人站定,冲祁烁行礼。

    程树猛地看向祁烁,满是震惊:“世子,这是怎么回事?”

    “他是我的手下。”祁烁解释道。

    “那这个呢?”程树指着被控制住的那名黑衣人。

    那人垂着头没什么反应,不知道是死了还是陷入了昏迷。

    以祁烁的淡定,听了程树的问题都忍不住想笑,但想想对方与阿好的关系还是忍了,一本正经回道:“这个是杀你的。”

    程树:“……”他觉得靖王世子在讽刺他!

    “他为什么要杀我?”程树上前扯下昏迷男子蒙面的黑巾,看了又看,“没见过。”

    天悄悄亮了,不远处有不少人驻留,好奇对着这边指指点点。

    祁烁道:“去锦麟卫见了程大都督再说吧。(www.taoshu6.com淘书楼)”

    一提起锦麟卫,程树激动拍了拍祁烁胳膊:“世子,我想起来了!”

    祁烁面上一喜,比之程树的激动却分外冷静:“到锦麟卫再说。”

    “好。”程树没走几步又顿住,“险些忘了,我今日要当差。”

    祁烁一指昏迷的黑衣人:“遇到了这种事,当差也不安心。我打发人替程兄去告个假吧。”

    程树点点头,憋了一肚子疑问赶到锦麟卫。

    程茂明一听二人来了,立刻放下手头事务,当看到两个黑衣人时吃了一惊:“这是——”

    这种打扮,一看就是打家劫舍专用。

    “今早程兄出门,在一条巷子里遭到了袭击。”祁烁指了指昏迷的黑衣人。

    程茂明眼中闪过寒光,看向另一个黑衣人:“那这是世子的人?”

    “不错。”祁烁颔首,面色平静解释起来:“昨日在贵衙发现两名要犯死于中毒,我就猜测有内鬼,于是故意把程兄见过要犯的消息传出,看能不能把内鬼引出来,没想到鱼儿真的上钩了。”

    程树瞠目结舌:“世子,你昨日就想到可能有人会暗杀我了?”

    “只是试试看,是对方太心急了。”

    也证明了幕后黑手的急于掩饰身份。

    “可你怎么知道他们会在那条巷子中动手?”

    “昨日与程兄喝完酒回府后我安排手下探查过,从将军府到皇城程兄惯走的这条路上,那条巷子中是最适合动手的。”

    程树尴尬摸了摸鼻子。

    同样是喝酒,他喝到最后都不知道怎么躺到床上去的,靖王世子回去还布置了这些,这差别也太让人烦恼了。

    程茂明走到黑衣人近前,打量一番:“这个人没见过,不过我心里已经有数了。世子把此人交给我吧。”

    如果不是姓赵的安排的,他把“程”字倒过来写。

    祁烁对手下点点头,手下把昏迷的黑衣人交到两名锦麟卫手上。

    “把人看好了,再出差错你们就提头来见。”程茂明警告属下。

    “是。”

    程茂明抬手拍了拍程树肩头:“程公子放心,回头我会安排人保护你的安全。”

    “应该用不着了。”

    程茂明面露不解。

    程树下意识挺直了腰板,压低声音道:“我想起来了。”

    程茂明一愣,继而大喜:“那要犯究竟是何人?”

    “他是玄武营的兵士。”

    程茂明瞳孔一缩,显然大为震惊。

    “玄武营?程公子确定?”

    玄武营是京营之一,平日驻扎在京郊。

    “确定。我还是遇袭往巷子外跑时险些撞到一个男童,见那男童被父亲搂在怀中哇哇大哭突然想起来的。去年我走在街上,一个男童就是因为险些被人撞到吓哭了,吓哭男童的男子就是那名要犯。我当时只是随意瞥了一眼,没留下多深的印象,这才一直没想起来。”程树有种拨开迷雾的痛快,“那人穿着玄武营的衣裳,错不了。”

    “知道来历就好办了。”程茂明抚掌。

    既然是玄武营的兵士,就必然有认识两个要犯的人,再查一查管辖他们的上峰,这条线就明朗了。

    到这时,程茂明本能感到了不安。

    能动用玄武营的兵士,还能在锦麟卫中杀人灭口,他很可能查出一个大麻烦来。

    可要是不查,也不可能,首先皇上那里就无法交代。

    这时一名锦麟卫快步走进来:“大都督,找到看管刑具的老王了!”

    “人在何处?”

    锦麟卫顿了一下,垂眼道:“在衙门后院那口废弃的枯井里。”

    程茂明听了,抬脚就往外走。

    祁烁与程树对视一眼,默默跟上。

    那名锦麟卫见程茂明没有阻拦,虽吃惊却不敢多嘴,一行人很快赶到那里。

    最新网址:             (百度搜索:淘书楼taoshu6)

    玉无香 (淘书楼)正文 第148章 想起已阅读完毕,请点下一页阅读《玉无香》下一章节

    玉无香最新章节无弹窗阅读尽在 www.taoshu6.com 喜欢本站请点下面分享收藏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