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琴的人最新作品《不良之无法无天》最新章节无弹窗阅读:第一卷 第三百零七章 我要追回郁小唯(全文完) >> 不良之无法无天放到桌面

不良之无法无天 第一卷 第三百零七章 我要追回郁小唯(全文完)

作者:抚琴的人

    不良之无法无天最新章节 第一卷 第三百零七章 我要追回郁小唯(全文完) 无弹窗阅读尽在 淘书楼 www.taoshu6.com

    站在门口给扬哥打了个电话,不一会儿孙辉出来接我们。跟着辉哥进去一看,才发现一楼大厅已经被砸空了,四周还堆着一些沙石瓦砾,而中间部分腾出的一大片空地上,摆着一些破旧的台球桌子、粗糙的保龄球道、简易的小酒吧,还有烧烤架、篮球架、乒乓球桌,地上还跑着几只鸡。扬哥他们正坐在小酒吧里喝酒,另外还有十几个一直跟着扬哥他们的兄弟,有的在打台球,有的在打保龄球。

    “吴涛,叶云,过来”扬哥站起来朝我们招手。

    我和叶云赶紧过去,众人一片嘻嘻哈哈,非得让我俩喝酒。我俩昨晚刚喝多,现在看见酒就想吐。我俩勉强喝了一口,说了几句话,就赶紧借口走开去玩其他东西。我和叶云先打了两把台球,结果杆子都是歪的,打了半天也打不进,好不容易打进去了,球洞还是破的,直接漏外面去了;然后又去打保龄球,这个玩意儿更搞笑,保龄球倒还好,旧是旧了些,好歹是真的,可是球瓶却用饮料瓶代替,而且还得有个兄弟守在后面不停摆球,打起来着实有一种喜感,我和叶云一边打一边哈哈大笑,玩的倒是不亦乐乎。

    后来孙辉过来,说不和他们喝了,一个个都跟酒桶似的,要和我们一起打保龄球。孙辉驾轻就熟,把把能打个全中。打了一会儿,我就问他:“辉哥,你们从哪收拾的这些破烂玩意儿啊。”孙辉说:“就在老街上,这里什么都有,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找不到的。”我乐呵呵地说:“你们不赶紧想着装修,咋还在这玩上了啊?”

    这本来是句玩笑话,其实我没觉得装修途中就不能玩了,而且这也符合扬哥他们的性格,他们就是把这里暂时改造成高尔夫球场我都不会意外。谁知孙辉却神色严肃起来:“我们也想早点装修,这栋百货大楼拿下来虽然便宜,但是装修起来却非常费劲,需要将原来的格局全部砸掉重建,你看一楼已经搞的差不多了,现在之所以暂时停滞工程,是因为被老街的一伙势力阻挠,他们是土生土长的,觉得咱们是外来户,就想欺负一下咱们。人生地不熟的,也摸不清对方底细,所以只好暂时忍着,每天玩玩这些打发时间……”

    “孙辉”

    宋扬走了过来:“你跟吴涛说这些于嘛,不是影响他学习吗?吴涛,你别放在心上啊,这对我们来说不是个事。况且走到哪里都一样,总免不了和当地的势力打交道,这个我们还是很有经验的,现在忍着不代表一直都会忍着,你应该也很了解我们的作风。”

    我连连点头,在这上面倒是从不担心扬哥他们吃亏,只是扬哥这样特意说出来就有点画蛇添足的味道了,似乎是在掩盖什么东西不想让我知道似的。当然,也许是我多心了吧。午饭是在外面叫的外卖,大家围在一张桌上呼噜噜的吃,没想到老街上的食物也是相当不错的。吃过饭后,我就告别了扬哥他们,陪着叶云到南华一中报道。

    南华一中是南华市绝对的市重点。能在里面上课的学生,要么像郁小唯这样学习特好,要么像叶云这样关系特硬,当然官二代和富二代毕竟是少数,所以学校的风气还是相当好的。在我上小学和初中的时候,南华一中就不断被各科老师提起,诸如“你们要是上了南华一中就如同拿到了大学的通知书”“咱们学校能上南华一中的绝不超过十个”“你们就算考不上南华一中,也该到那里看看,感受一下那里的学习气氛”等等,无形中也把南华一中神话,在我心里这所学校就和清华、北大是差不多的,所以叶云提出让我陪着他来,我立马屁颠屁颠的就答应了。咱上不了,也来看看啊是吧

    南华一中在老城区,距离扬哥他们那条老街不远,不过没有老街那么杂乱,是个闹中取静的好地方。不过令我惊讶的是,南华一中的外表看上去普普通通,从大门看进去里面的教学楼也是旧旧的,完全没有名校的恢宏气势。学校是封闭制度,叶云在门房打了个电话才得以进入。不过他进去了,不过保安拦着不让我进。叶云淡淡地说:“这是我家的仆人,帮我送完行李就走。”王霸之气顿显。保安半信半疑地放了我,我跟在叶云后面,拿着他的行李,真像个仆人似的。学校还在上课,我们直奔教导处办理手续,然后再去找叶云的班主任,分好宿舍放好行李。南华一中的宿舍也很一般,不过整体环境倒是非常于净,看得出学生集体素质较好,学校检查的力度也很大。

    我问叶云,你咋不要个单间了。叶云说,南华一中藏龙卧虎的很多,这种特权最好还是不要搞了,容易被人举报到教育局去。我哈哈大笑,教育局怎么啦,不一样是你妈的地盘。叶云摇摇头,在这还是低调点好。收拾好了以后,我又陪他到教室,来了这不能不找找小唯,所以我也不急着走。还没下课,我俩就到厕所里去,估摸着抽根烟就差不多了。

    结果一推门,就看见一个学生慌张的把烟头扔在地上,待他看见我俩也是学生后才松了一口气,嘴里说着吓死我了吓死我了,然后又把烟头捡起来重新点着,又指着我俩说:“还没下课呢就来厕所于嘛?”语气也是挺不好的,估计刚才确实吓得不轻。我和叶云也没理他,自顾自掏出烟来开始抽。那学生疑惑地看着我俩,又说:“眼生啊,哪个班的?”

    叶云说:“我⊥的,刚转过来。他是我家仆人,过来送我的。”

    那学生更加惊讶,估计是没想到在这新社会还能听到“仆人”这个词汇,眼珠子一直在我身上转来转去。虽说我不在这上学,但也被叶云这么糟践也不是个事啊,所以赶紧说:“我是书童,不是仆人。”那学生的眼神更加古怪,但是因为摸不清我俩的底细,所以当下不再吭声,默默地抽着自己的烟。这学生上课期间跑到厕所抽烟,估计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但我和叶云更不是好东西,所以自始至终都很态度桀骜。

    那学生抽完烟,并没急着出去,估计也是在等下课。我和叶云一支烟下去,下课铃声正好响了,我俩往外走,那学生也往外走。即便是重点高中,下课期间也和其他学校没有区别,走廊里涌出来不少学生聊天打闹。我和叶云往前走了几步,就看见郁小唯了。

    郁小唯站在窗边,一头细软笔直的长发垂在脑后,微风轻轻吹起她额前的一缕刘海,沐浴在阳光中的侧脸犹如地中海一样宁静,即便是身着宽大的校服也挡不住她的美丽。郁小唯并没看见我们,但她的脸上却挂着一丝轻巧的笑。那笑容的对象不是我们,而是站在她身边的一个男孩。男孩阳光帅气,比郁小唯高出了一个头,此刻却微微将头低下,在郁小唯耳边轻声说着什么,逗得郁小唯又轻轻地笑了一下。男生趁机拨了一下郁小唯的刘海,郁小唯非但没有反对,一张俏脸反而微微红了。

    看到这一刻的我,心脏犹如被人猛击一下,心里有说不出的难过和心塞。

    叶云并没注意到我的窘相,而是很开心地招了一下手:“小唯”

    郁小唯回过头来,待看清是我们两个以后,“啊”的叫了一声,像小鸟一样欢快地蹦了过来。

    “啊啊啊怎么是你们两个?”郁小唯的脸上有说不出的兴奋。

    那个男生也跟了过来,莫名其妙地看着我们两个。

    “嘿,我今天转过来了,吴涛是来送我的,晚上一起吃个饭吧。”

    “好啊。”郁小唯笑靥如花:“吴涛还是第一次来,我一定要好好招待一下他。”

    “小唯,这是?”那个男生说话了,语气中带着无尽的温柔。

    “是我的好哥们啦”郁小唯说:“这个是叶云,这个是吴涛,都是和我一起长大的”

    我的心猛然被人揪紧,在郁小唯的介绍里,我和叶云显然是一样的,并没有什么不对,可心里怎么就那么难过呢?

    “哦,你们好,我叫苏蔷,是小唯的男朋友。”男生温柔地笑着,同时伸出手来。

    “小唯,你有男朋友啦?”叶云惊讶地说,同时握住了苏蔷伸过来的手。

    “哪有,别听他瞎说”郁小唯的脸更加红了。

    “好,就当我在瞎说。”苏蔷依旧微笑,一举一动都风度翩翩。

    两人虽然这么说着,可语气和眼神里都透着幸福。这一刻,我一动不动,浑身冰凉,像是被人甩在沙滩上的鱼,使劲挣扎也逃不过于涸至死的命运。

    “蔷哥”身后有人叫道,是刚才在厕所抽烟的那个男生。先前还那么牛气哄哄的,在苏蔷面前却像小绵羊一样温顺,“蔷哥,这两位是谁啊?”

    “是小唯的哥们。”苏蔷说:“晚上一起吃饭,你也来吧。”

    “好耶”那个男生像是赚到一样,比了一个大大的V字,“嫂子的哥们,一定要好好招待”

    “去一边,谁是你们嫂子啦?”郁小唯依旧笑着,看不出一丝一毫的生

    “嫂子,你害羞哦”男生嘻嘻哈哈。

    任谁看到这个场面,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吧?

    “嗯,那就这么定了。叶云,吴涛,你们初来乍到,又是小唯的哥们,今晚我做东,咱们好好认识一下”苏蔷又把手朝我伸过来,依旧是那么的彬彬有礼。

    我觉得快要呼吸不上来了。我一直说不喜欢郁小唯,也从没把她真的当女生看过,可是当苏蔷出现的时候,我的心里又是如此的难过。难道说,我在潜意识里已经……

    “吴涛?”苏蔷奇怪地看着我,不明白我为什么还不伸手。

    “我就不吃了。”我说:“我是来送叶云的,下午还要上课,是该回去了

    “你来都来了,还回去于什么啊……”苏蔷不解:“吃个饭再走吧。”

    “我说不了”我的声音突然提高,眼神也带着一丝凶悍之气。

    众人都愣住了,郁小唯和叶云呆呆地看着我。

    “喂喂喂,你什么态度,敢和我们蔷哥这样说话?”小绵羊一样的男生又发起狠来。

    我没理他,而是转身就走,是要尽快离开这了,否则我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我快步下了楼梯,生怕叶云追过来把我抓回去。我小跑着离开南华一中,像是在逃什么劫难似的。

    或许整件事情,于我来说就是一场劫难

    刚出校门,叶云的电话就打过来了。按了挂断,直接关机,打了个车赶往公交总站,直到坐上前往文水县的公交,车子缓缓启动的时候,我的整个人才舒了口气,可是巨大的疼痛依旧席卷我的全身,这比被人狠抽两个巴掌还要难过

    一路上,我一动不动,犹如一具行尸走肉,满脑子都是苏蔷拨弄郁小唯刘海的那一刹那,以及郁小唯满脸幸福而娇羞的笑。我呆呆的,感觉像是失去了整个世界。

    原来在我心里,郁小唯是如此的重要,她早已深入我的骨髓,在我的心里生根发芽。她就像空气,我拥有的时候不以为然,直到失去才知她的珍贵。没有她,我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小伙子,文水县到了。”售票员摇了我三次,眼神中开始出现慌乱。

    我站起来,下了车,眼神已经变得坚毅。

    我这个人啊,决定要做什么事的时候,连我自己都会觉得可怕啊

    我拨通了叶云的电话。

    “你说过,可以帮我转到南华一中,现在还来得及吗?”

    “当然,你……”

    “我要追回郁小唯。”

    长久的沉默。

    “你等等,我问问我妈。”

    我放下电话,坐在马路牙子上抽烟。过一会儿,叶云的电话打过来了。

    “吴涛,我妈说,你想转到南华一中也可以,但是必须通过学校的考试才行。”

    “什么时候?”

    “暑假结束以后,咱们不是要升高三吗?考题范围是高一、高二的,只要你能通过,就能转来南华一中。我觉得是有点难,南华一中的题目很变态的,要不你……”

    “可以。”我说:“叶云,帮我谢谢你妈。”

    说完,我挂了电话,迈着坚毅的步伐走向县一中。距离暑假还有一个月,再加上暑假的两个月,也就是说我还有三个月的时间。在这三个月里,我要把所有的功课补起

    回到教室,我坐在了我们班第一名的面前。

    “涛……涛哥……”第一名紧张的开始发抖。

    “从今天起帮我辅导功课,三个月的时间让我变得和你一样。”我冷冷地下了命令。

    从这天起,我切断了和所有人的联系,学校的大事小事也交给东子一手处理,自己则投入到疯狂而又热血的的学习之中。我不停的学,使劲的学,吃饭在学,拉屎在学,每天只睡四个小时,其他时间谁也休想让我的眼睛离开书本半秒。

    所有人都知道了我的计划,所以没人来打扰我,也没人敢来打扰我。

    暑假期间,我在我们班第一名的家附近租了个房子,依旧每天早晨6点起床,先自习两个小时,B点的时候第一名过来,一直辅导到我下午4点,剩下的时间依旧自习,一直到晚上2点才上床休息。第一名不止一次的告诉我,你这样效率反而不高,人要充分休息才能更好的获取知识。我说你不用管我,我知道适合自己的方法是什么。于是他不再说什么,依旧每天早晨B点过来,下午4点离开。

    在这期间里,我依旧不关心所有事情,包括肖海、陈浩他们的高考,也没和任何人联系。

    转眼间,三个月过去,我顶着两个黑眼圈,毅然决然地踏进南华一中的校门。在这里,叶云的母亲,教育局的局长关水月,为我专门举行了一场考试,偌大的考场里就我一个人。

    我一个人的考试,特别制作的卷子,综合了所有科目,每一道题都刁钻无比,需要在两个小时的时间答完。我认认真真地填写卷子,考场上只有我一个人的笔尖发出的沙沙声。两个小时过后,我自信满满地交了卷子。关水月随意瞥了一眼,只说了一句:“回去等着吧。”

    于是我又回到了县一中。不过我有信心,这次考试一定能过。

    果然,在第二天,叶云就给我打了电话,通知我三天以后到南华一中报道

    那一刻,我恨不得仰天大吼。

    三天时间,我大醉了三天,用来阔别所有朋友。东子、黑狗、庞华、老肥、拐子……所有的人,每天就是陪我喝喝喝,不止一个人喝多了抱着我大哭。我喝多了,说:“东子,我离开以后,一中就交给你啦,虽说曹野现在和咱们关系不错,可你也得小心着点啊。”

    东子还没说话,曹野就骂:“吴涛,你他娘的是人不,为什么要防着点我啊?你在一中喝了三天酒,我就在这陪了你三天酒,他们谁也没有我陪的多,到头来你说要防着我啊?”

    我说:“哎呦,我给忘啦,曹野还在咱们宿舍呐。东子,咱俩得悄悄说,别让他给听见啦……”

    第四天早晨,我从一片狼藉中醒来,穿衣、洗涮、收拾行李,准备离开文水县第一中学。我单挑上课的时候离开,是因为不想让他们送我,让我静静的离开就好。我提着行李,看了最后一眼我们的寝室,一回头却看见了站在门外的东子。

    “涛哥,我想和你谈谈。”

    “什么?”我放下行李,莫名其妙地看着他。

    “你要去追郁小唯,对吧?”

    “对。”我重重地点头。

    “那黄晓雯……你确定不会和她复合,对吧?”

    “当然,你……”我好像明白一点什么了。

    “我喜欢黄晓雯。”东子说:“我喜欢她五年了,从初一的时候就开始喜欢,一开始她和我们大哥好,我忍着;后来她和你好,我还是忍着,后来她和叶云好,我依旧忍着。再后来她终于单身了,可是心里一直记挂着你,我只好继续忍着。涛哥,你现在要走了,要去寻找自己的真爱了。涛哥,我不想再忍了,我想追黄晓雯,不知道可不可以?”

    “当然可以”我重重地拍着东子的肩膀,“不论你想追谁,我都全力地支持你”

    “嗯”东子的眼睛落下泪来:“涛哥,我送你”

    我和东子一起下了宿舍楼,刚走两步就有一个电话响了起来。号码并不认识,我莫名其妙地接起来。

    “涛哥”里面传来一个兴奋的声音。

    “元峰?”我震惊地说道。我已经有两年没有听过这个声音了

    “没错,是我”元峰的声音充满阳刚之气,看来两年的当兵生涯让他淬炼成钢:“涛哥,我退伍了,家里安排我到南华市一家保安公司上班,今天就要去报道,咱们什么时候见个面?”

    “去什么保安公司”我激动地说:“扬哥他们把店开到南华市去了,你直接过去他们那边工作就行……好了好了,不和你说,我也正要到市里去,咱们今晚就在那边见面”

    挂了电话,我更加激动,对这趟南华市之行更是充满了无穷的期待。

    “涛哥,是谁?”

    “元峰,我给你说过的,今天当兵回来了”

    “哦,我记得他”

    “嗯,改天介绍你们认识”

    我和东子一边聊一边往前走,突然发现校门口处影影绰绰,似乎站着很多学生。

    “这是……”我站住脚步,愣愣地看着眼前的景象。

    “涛哥来了”“大家赶紧站好”“速度快点,之前怎么告诉你们的?

    数以百计的学生分成两排站好,在老肥的组织下一起大喊:“涛哥,一路顺风”

    我的眼睛,泪如雨下。

    (《少年行(不良之无法无天)》全文完。亲,我们下一本见,关注我的微博(抚琴的人)或公众微信(抚琴的人)哦随后还有个完结感言。)

    不良之无法无天 第一卷 第三百零七章 我要追回郁小唯(全文完)已阅读完毕,请点下一页阅读《不良之无法无天》下一章节

    不良之无法无天最新章节无弹窗阅读尽在 www.taoshu6.com 喜欢本站请点下面分享收藏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