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瞳最新作品《黎明之剑》最新章节无弹窗阅读:(淘书楼)正文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人生总是大起大落落落落落 >> 黎明之剑放到桌面

黎明之剑 (淘书楼)正文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人生总是大起大落落落落落

作者:远瞳

    黎明之剑最新章节 (淘书楼)正文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人生总是大起大落落落落落 无弹窗阅读尽在 淘书楼 www.taoshu6.com

    (百度搜索:www.taoshu6.com淘书楼)    在看到那颗大脑的瞬间,伯特莱姆便意识到事情的发展可能超出了自己的预期,然而接下来的事情已经容不得他多做思考——伴随着一阵令人头晕目眩的精神冲击,现场所有的黑暗神官都感觉到自己的感知发生了短暂的错乱,而下一秒,那颗全副武装、肌肉扎实的“大脑”便开始了对四周狂猛的攻击。(www.taoshu6.com淘书楼)

    魔导炮发出尖锐的呼啸,充盈着电光与热浪的刀剑和长枪向外迸射着电弧和火焰,沉重的机械战锤在空中呼啸着砸下,所到之处不论是木质化的肢体还是洞穴里的岩石支柱都化为碎片四散飞溅,黑暗神官们仓促间尝试组织反击,然而每当他们尝试调动较为强大的魔力,便会感觉到精神中传来一阵刺痛,强烈的思维脉冲一次次打断他们的施法,以至于就连伯特莱姆自己,也只能勉强支撑起护身用的屏障以及召唤最基础的藤蔓来干扰那颗“大脑”的攻击。

    而比起那始终不间断的精神干涉,巨大的惊愕此刻更加动摇着伯特莱姆的认知,他看着自己的追随者们在那颗浑身长满肌肉、挥舞着一大堆沉重兵器的狂暴大脑攻击下节节败退,一时间竟觉得自己正在经历一场诡异的噩梦,一个强烈的念头在他脑海中回荡不休——这玩意儿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轰隆!!”

    一声巨响从附近传来,随之卷起的气浪让伯特莱姆踉跄着向一旁退去,他那已经变异的没有多少人类形态的植物化躯体在气浪中感受到了剧烈的疼痛,他知道自己被炮弹波及了——这种魔法兵器制造出的冲击波已经穿透护盾伤害到了他木质表皮下面的生物组织,这种多年不曾感受过的痛苦终于让他从混乱中强行清醒过来,并高声指挥着自己的追随者们:“这是个陷阱!撤回到通道里!”

    是的,这是个陷阱,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这里有一个陷阱,但他万没想到这陷阱真正危险的部分竟然压根不是外面那些伏击——而是他的目标本身。他带来了足够多的炮灰,用足够的谨慎态度推平了这处地下巢穴内的所有敌对单位,最后甚至还把大教长分配给自己的那部分根系群都牺牲在溶洞里,以彻底封锁这个“最终腔室”,却没想到这里战斗力最强的……竟然是一个脑子……

    他确实成功地封锁了这里——把自己和追随者们与眼前这个可怕的怪物封锁到了一起。

    呼啸声从旁边传来,巨大的危机感油然而起,伯特莱姆下意识地撑起护盾,下一秒便看到那颗大脑用触腕挥舞着一根不知从哪里折断的巨大石笋朝着这边猛力砸下,护盾和石柱激烈碰撞,所带来的魔力涌动让伯特莱姆干燥的枝叶纷纷断裂,而与这剧烈冲击一同到来的,还有那颗大脑释放出的强大精神冲击。taoshu6.com

    在这精神冲击中,他终于再次听到了贝尔提拉的声音——这声音与另外好几重声音叠加在一起,就仿佛是通过一系列思维中转器官从圣灵平原一路延伸至此,并最终通过他眼前的那颗粗暴强壮的大脑释放出来:“伯特莱姆,希望你对我的招待还算满意。”

    “贝尔提拉!!”伯特莱姆目眦欲裂,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一名追随者被大脑抛出的巨石砸晕,然后被附近溶洞中猛然生长出来的藤蔓给拖到了黑暗深处,巨大的挫败感和某种莫名的恐惧让他破口大骂,“你这畸形怪胎,你这狗娘养的劣种!你都制造出了什么?!”

    “这话从你的口中说出来还真幽默,我的同胞,”贝尔提拉不紧不慢地说道,而那颗大脑同时高高扬起了布满肌肉的触腕,用一柄沉重的战锤敲打在伯特莱姆摇摇欲坠的护盾上,“不要总是把自己的失败归结于敌人太过强大,你得承认自己就是个废物——你都走到了这里,却还是要被我按死。”

    精神深处的讥讽声话音刚落,一声闷响便打断了伯特莱姆所有的思绪,他支撑至今的护盾终于被那柄沉重的战锤砸成了满天消散的光粒,随着几声破空声响起,数条粗壮的触腕直接缠住了他木质化的“手臂”以及数道主要枝丫,这一瞬间,他就感觉自己仿佛被几道钢铁浇筑的手臂禁锢了起来,并被强行拉到半空,拼死抓住地面的根须也被毫不留情地拔断——最终,他与那颗硕大的“脑”在一个很近的距离对峙,在这个距离他完全能看清那东西表面微微起伏的生物组织和一道道沟壑与凸起。

    他突然有点怀疑那些分布在“脑”表面的凸起每一道其实都是锻炼扎实的肌肉。

    “我不承认……我不承认这种失败……”被暂时禁锢的黑暗教长一边拼尽全力挣扎一边徒劳地尝试调动魔力,同时在精神深处努力对抗着从眼前那颗大脑传递过来的意志侵蚀,“你这算什么……”

    “打架得用脑子,伯特莱姆,”贝尔提拉的声音轻蔑地打断了他,“你只是败于我的头脑罢了。”

    之前所有的攻击与侮辱,所带来的伤害都远不如这一句——伯特莱姆瞬间感觉自己的理智都紧绷到极致,他瞪着眼前那几乎如一座肌肉山一般的“脑”,看着它下方触腕握持的一大堆致命凶器以及周围被其暴力攻击摧毁的大片区域,巨大的悲愤涌上心头:“你管这叫用脑子?!”

    “不然呢?”漂浮在空中的脑拉紧了触腕,伯特莱姆感

    最新网址:    觉自己的枝干开始逐渐被剥离下来,贝尔提拉轻蔑的声音则不紧不慢地在他脑海中响起,“我有非常强大的脑子——为了今天,这些在前线活动的合成脑甚至每天都要做五组力量训练和四个小时的搏击模拟……”

    伯特莱姆突然沉默下来,几秒种后才放弃抵抗般地开口:“……够了,你杀了我吧。(www.taoshu6.com淘书楼)”

    “别这么着急,你的死亡价值不大,你头脑中储存的‘信息’对我而言更有意义,我会耐心地把你的思维中枢剥出来,然后一点点消化吸收里面储存的记忆——你那些追随者已经在经历这个过程了,但我相信你所知晓的秘密一定比他们多得多……”

    伯特莱姆没有回应脑海中传来的声音,就仿佛真的已经彻底放弃了抵抗,而他所带来的那些追随者们此刻几乎都已经被那颗大脑击败,并被附近洞穴中生长出来的藤蔓拖进了黑暗深处,只有最后一个黑暗神官还摇摇晃晃地站在洞穴边缘,或许是其价值太过微不足道,也可能是贝尔提拉正将全部精力放在剥离伯特莱姆的“核心”上,那个仅剩的黑暗神官此刻反而没有受到攻击,他在惊恐中小心翼翼地挪动着根须,一点点朝着溶洞的出口移动着,此刻已经逃到了出口边缘。

    伯特莱姆的视线转移到了那名黑暗神官身上,同时默默地感知着那颗正将自己禁锢起来的大脑所释放出的每一丝魔力波动,在某一个瞬间,他终于抓到了机会。

    “桑多科!”伯特莱姆突然大声喊道,呼喊着那名黑暗神官的名字,他的声音打破了洞穴中的平静,也让那名黑暗神官的动作猛然停了下来——后者第一时间本能地感觉到了危险,却还是因多年服从而养成的习惯下意识回过头来,一双暗黄色的眼珠对上了伯特莱姆那已经开始逐渐被撕裂、溶解的面孔,对上了后者充盈着魔力光辉的眼睛。

    “不,教长,求……”

    黑暗神官惨烈的喊叫戛然而止,提前埋设在他灵魂深处的“印记”被激活了,他感到自己的意识瞬间被传输到了一具行将撕裂、动弹不得的躯体中,眼前的视野也猛然被一颗漂浮在空中的“脑”所充斥,而在意识彻底沉入黑暗之前,他只看到“自己的”躯体开始向着洞穴出口的方向拔足狂奔。

    下一秒,整个地底空间中都充斥着贝尔提拉冰冷而愤怒的杀意。

    那股杀意从身后涌了过来,冰冷的仿佛要将周围的空气都彻底冻结,伯特莱姆在黑暗的地底溶洞中拔足狂奔着,不断对附近能够感知到的、还保留着活动能力的畸变体和黑暗根系下达不惜一切代价拦截追击的命令,直到巨大的恐惧中渐渐从心中消退,直到他开始感觉“生机”再次出现在自己的命运中。

    他知道,自己逃出生天了。

    那颗大脑的威能仅限于那座被花海覆盖的“洞窟”,他此前从废土中带过来的畸变体和蔓延根系确实已经瓦解了洞窟外面的“敌人”,在逃离那颗可怕的大脑之后,他终于再次获得了“安全”。

    “桑多科……我会记住你的,感谢你的‘奉献’……”伯特莱姆低声咕哝着,一边飞快地朝着感知中某道通往地表的裂隙奔行一边说道,“永眠者的这些玩意儿倒还有些用处……该死,这具躯体还是太弱小了,我之后得想办法恢复实力……”

    他嘀嘀咕咕着,一方面确实是在计划将来的事情,一方面却也是在用这种方法排解心中的恐惧与紧张。

    在刚才的最后一刻,他使用了当初万物终亡会和永眠者教团还有“合作关系”时偷学来的高阶秘术,与自己的一名部下交换了灵魂——作为一个谨慎且惜命的人,他很早以前便在自己的每一个追随者灵魂深处埋下了对应的“窃魂印记”,但他从没想到这一手布置会在今天这个情况下派上用场。

    不管怎么说,他现在活下来了,那么也就必须开始考虑活下来之后要面对的问题。

    比如……又一次可耻的、狼狈的、令人愤怒的失败,而且这次失败中他不但损失了大教长派给自己的所有人手,还损失掉了根系网络里的一大片分支,损失掉了自己所有的追随者,甚至……损失掉了自己的躯体。

    而比起这些损失,更可怕的是他有一部分追随者是被敌人活捉的……

    他仍然清晰地记着贝尔提拉的话,他知道那些被活捉的黑暗神官即将成为凡人的情报来源——而这将成为他至今为止最可怕的罪过。

    “我得想个办法……大教长不会接受这种结果……把失败的原因归于某个部下?不行,太过拙劣……先想办法编造一份足以抵过的‘成果’?不,可能会被识破……该死,那个该死的疯女人,如果不是她……”

    伯特莱姆恶狠狠地说着,一线微光已经出现在他的视野尽头,他借着这光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双臂”,看到的是陌生的树皮和纹路,这让他又有了新的思路:“等等,我可以不用直接面对大教长的怒火……过错是伯特莱姆犯下的,我可以是桑多科……一个忠心服从,拼死作战,到头来却被无能上级拖累的普通神官,对,是这样……我拼死逃了出来,带出了重要的情报,伯特莱姆失败了,但一个力战之后生还的普通神官不

    必承担大教长的怒火……”

    一种虚假的安心感浮上心头,伯特莱姆觉得自己仿佛已经逃过了那尚未到来的惩罚,并开始在这个基础上构思着应该如何尽快恢复实力,尽快爬回到“教长”的位置上来,至于“复仇”……他现在已经完全打消了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

    那个疯狂的“古代圣女”……她根本不是自己能对付的,就让其他的黑暗教长去想办法吧,他要离整个北线战场远远的,如果可以的话,最好是可以调到南线战场去……

    就在这时,从前方传来的光芒打断了这名黑暗神官的胡思乱想。

    地底通道终于到了尽头,他……回到地表了。

    不甚明亮的阳光从天空洒下,地表世界流动的气流吹动着伯特莱姆这幅新身躯的枝叶,他怔了一下,一种迟来的喜悦方才涌上心头。

    “啊……我终究是幸运的……”

    他轻声感叹着,从一处连通地表与地底的洞穴中走了出来,寒风吹拂在他的树皮上,他则贪婪地感受着周围冷冽的空气,以及自由安全的感觉。

    片刻之后,他才慢慢平复下心情,并开始打量周围的环境——慌不择路的逃亡之后,他迫切需要了解自己当前到底在什么地方。

    随后,他惊讶地看到了一座小山丘,那小山丘伫立在晨辉微明的天空背景下,又有一座样式古怪的宅邸坐落于小丘顶部。

    一个身材高大的女子推开那座宅邸的大门走了出来,带着些许好奇静静地注视着正站在平地上的伯特莱姆,片刻之后,她微笑起来,一些仿佛符文圆环一样的发光结构在她身边一闪而没,就仿佛解除了某种束缚,她的身影突然显得模糊、神秘、伟岸起来。

    她微笑着张开了双臂。

    在这一刻,伯特莱姆看到了无尽星辉,无尽色彩,无尽光芒,以及无尽的真理与奥秘。

    他的双眼开始充斥恐惧与疯狂。

    他每一根枝条上不断睁开的每一只眼睛中都充斥着恐惧与疯狂。

    (推书时间到,友情推荐来自“每天敲键盘”的《我绑架了时间线》,科幻分类,感觉点子很有创意,虽然目前字数不多,但未来可期。)

    (本章完)

    _

    (百度搜索:淘书楼taoshu6)

    黎明之剑 (淘书楼)正文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人生总是大起大落落落落落已阅读完毕,请点下一页阅读《黎明之剑》下一章节

    黎明之剑最新章节无弹窗阅读尽在 www.taoshu6.com 喜欢本站请点下面分享收藏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