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ttty最新作品《洪荒历》最新章节无弹窗阅读:(淘书楼)正文 第八十八章,第八十九章:我不会停下脚步……(下) >> 洪荒历放到桌面

洪荒历 (淘书楼)正文 第八十八章,第八十九章:我不会停下脚步……(下)

作者:zhttty

    洪荒历最新章节 (淘书楼)正文 第八十八章,第八十九章:我不会停下脚步……(下) 无弹窗阅读尽在 淘书楼 www.taoshu6.com

    (百度搜索:www.taoshu6.com淘书楼)    昊眼中的世界,真的已经与别人完全分开了。taoshu6.com

    随着他使用昊天镜的持续,他的视线中已经没有了颜色的区别,整个世界一片灰白,不,连灰白都不是,所有的颜色都已经从他的世界中被剥离,同时昊也基本确认,人这种东西吧,或者说生命这种存在吧,真的是极其极其复杂的东西,不单单是会根据经历,记忆,体内的激素等等来决定感情反馈,甚至还会因为感知来决定。

    随着颜色的失去,昊每天都处于一种感情缺失状态中,类似于他听说过的某种病例,好像是叫做抑郁症的那种,以前他还不理解得这种病的人,据说他们什么都不想做,甚至连活着都不想,在昊看来这完全就是无稽之谈,人总要活着吧?总不至于连活着都不愿意吧?怎么可能有这么荒唐的事情。

    但是现在昊知道了,真的有抑郁症这种东西,真的有人什么都不愿意做,甚至连活着都不愿意,不,与其说是不愿意,倒不如说是无所谓更合适一些,他们什么都无所谓,既无所谓活着,也无所谓不活着,其对一切都失去了兴趣,他们其实心智并没有问题,也会思考,也知道自己不对劲,但是他们却无法控制这种对一切都没兴趣的状态。

    昊就类似于这样,不过他的状况更复杂得多,他是被扭曲状态剥夺了各种东西所造成的,随着他使用昊天镜的次数与时间持续,被剥夺的东西就越多,到目前为止,他被剥夺了近乎所有的颜色概念,同时还被剥夺了记忆中的颜色概念,同时被剥夺的还有关于冷与热的概念,还有疼痛的部分概念,味道的绝大部分概念。

    事实上,昊并不敢肯定他是否有被剥夺关于感情方面的概念,因为这是一种自身孤证,只要是删除了他的概念,那么他就只能够从旁观第三者角度去确认自己的缺失,但是涉及到感情这种累唯心的层面,旁人又怎么可能知道他的感情如何呢?

    每一天,昊都会在脑内宫殿中回忆他的过往,特别是与艾伊的过往,每一点每一滴,那怕是心痛到无以复加,那一切都会回忆起来,因为相比于这痛苦,他更怕自己的记忆,自己的过去被这扭曲状态所剥夺,这简直就是比杀死他更加可怕的事情,他不要……他绝对不要忘记艾伊,忘记那过去!

    昊经过这段时间的沉睡,探索这扭曲状态里的信息,以及对这扭曲状态的归纳总结,目前他得出了关于这扭曲状态的几个结论。

    第一,扭曲状态会呈现出“真实”视觉,这种视觉并不是魔法意义上的真实视觉,并不是什么察觉遮蔽,察觉隐身之类,而是将万物以扭曲姿态呈现出真实来,比如昊看到了一颗生长在雪山上的雪莲果,这颗果实在旁人眼中就是晶莹剔透的一颗,水灵灵的甚是好看,但是在昊的眼中,这颗雪莲果却是呈现了某些哲学与逻辑上的概念,首先它带着生命的调皮,其次是冰冷的顽固,然后是从诞生到终末的腐朽气息,虽然非常淡,但是这腐朽气息如同最难闻的恶心味道,那怕只是一丁点都让昊敬而远之,而这正是每一个生命都带着的味道,包括了他自己,扭曲状态会将万事万物都以这种方式呈现出真实来,这本不该是生命所能够看到的视觉状态。(www.taoshu6.com淘书楼)

    第二,扭曲状态会剥夺持有者的意志,记忆,理智,概念等等,这是从根源上的剥离,若是不与旁观第三者进行对比,被剥离者甚至根本不知道自己曾经有过这些东西,比如昊现在就不知道自己是否已经有许多的记忆或者细节概念被抹去了,他现在只能够每天回忆,记录日记,同时与常人的对比来确认自己的缺失,他甚至怀疑自己某一天所有的东西都会被抹去,包括了自身存在性都会被抹去,到了那时,恐怕这世间再也没有他的存在痕迹了,包括从前,现在,未来都是如此,别人或许连对他的记忆都不会存在,那是真正的消灭,比死亡还要夸张的从根源上的消灭。

    第三,扭曲状态还会凭空的具现与消失一些东西,这完全就不讲究逻辑,科学,或者魔法,比如昊就经常性诡异的在身体某处出现一些器官,比如眼睛,比如嘴巴,比如耳朵,或者是一些不可思议的器官,或者无法言说的器官,这些器官都会凭空就出现,然后凭空又消失,甚至于昊都不知道他本身该有什么器官,不该有什么器官,现在的他是不是还是最初的他,又或者这种时刻消失又出现器官的他才是真正的他?而且这种扭曲状态的具现与消失并不仅仅只局限在他自己身上,他某一天早上睡醒时,在他手上握着了一颗苹果,然后这颗苹果在不知不觉中就消失不见了,这还只是苹果而已,最惊悚的一次是他睡到一半,手上摸到了一个硬物,睁开眼一看,他看到了一个二十三面体,一种完全不应该以三维空间结构型表现出来的东西,而随着他看到这个二十三面体,几乎只是一刹那,他的一切都开始崩坏,从物质肉身,到记忆,到认知,一切都开始崩坏,他消失在了这一刻,然后他苏醒后,这二十三面体已经消失不见,本不该存在的他却又完好出现,仿佛之前的那一切都是梦幻一样,但是昊知道这不是梦幻,因为他获得了部分那二十三面体的知识,非常诡异的,难以形容的知识,简直不像是这个世间该有的那样。

    最后,

    最新网址:    扭曲状态会混乱化他的时间,就是字面意义上的混乱化时间,在不经意间,或许他周围已经过去了数小时之久,也可能他感觉过去了大半天时间,但其实连几分钟都没有,最让人感觉诡异的是,周围人并没有因此而改变他们的速度,昊并没有像看慢动作或者快动作那样的感觉,他所经历的时间似乎是不变的,所以昊也并不知道是他的时间真的变多了,还是扭曲状态下他的某种感知错觉,若说是真实的,那周围人为什么并没有任何改变,若说仅仅只是感知错觉,那为什么好几次时间延长时,他却真的做出了足够延长时间下才能够做出的事情呢?

    这些是昊归纳出来的关于扭曲状态的情况,而今天,他又发现了扭曲状态的另一个特点,能够“看到”命运。(www.taoshu6.com淘书楼)

    就在今天,他“看到”了他们这只队伍的命运,命运的开始,有万族超凡发现了他们的踪迹,随后就有灵位强者降临,此灵位强者身上带有一道大神术,乃是普通圣位巅峰层次的存在为其储存的,威力十分巨大,最关键的是,这个大神术使用之后,会让这名圣位暂时的将视线投注在此。

    由此,命运展开了各自不同的分支,昊试着用计策转移了这灵位的视线,将其引向了别处,此命运的未来会让他们这个小团队的气运增长,之后在这片十万群山之中逢凶化吉,又恰好遇到这片群山里唯一的谷地平原,此处有地热升腾,周边的高山组成屏障阻挡了寒风,里面四季如春,有大量植物与动物,更有高山雪水融化的湖泊,土地又是火山灰的肥沃土地,再加上远离外界,也没有万族的困扰,团队就可以在此休养生息。

    在这命运中,他们休养生息了数十年之久,这期间昊也亲自带队离开大山了数次,每次都从外界秘密带入了一只只人类,要么是大转移中失散的同伴,数量较少,要么就是土著原始人类,数十年后也有了近乎百万的人口,昊又借着之前禁地的成功经验,慢慢开始攀爬科技,特别是以杨烈的勇士机型为模板,制作了简化式的机甲,而且还制造出了简化版的跃迁装置。

    气运慢慢增长,随着永夜的彻底结束,这气运没有万族遮蔽,就此暴露于天地之间,就有圣位直接降临,将这山谷彻底夷为了平地,昊也死在了这里……

    命运之轮再演开端,这次昊拼尽一切,那怕他现在的体质已经被畸变破坏,再不复之前的强大,但他还是靠着昊天镜与团队的力量,志,杨烈,脚男他们,硬拼杀死了这只灵魂万族,又避开了那一招大神术,可是因此也暴露了他的行踪,那怕是永夜之中,圣位,高阶圣位,先天圣位,以及往日旧神都下降而来,各自都想要活捉他,以掏出大领主的各种秘密与遗泽,因此就在这十万大山中爆发了大战,将整个无穷山脉都打成了平原低地,而昊与团队也都死在了这里……

    命运之轮再演开端,昊既没有击杀这万族灵位,也没有暴露自己的行踪,更强制不让人族进入到那谷地中,但是气运的累积不由他意志所转移,这只团队避开了危险,就有气运降临,那怕中途昊一直都有意避开了那些福泽,机遇,福地,但是这气运依然如此弄类,在游走洪荒的第三个年头,团队中就有数名有大气运的婴儿降临,个个都是天纵之才,几乎是三十日能走,九十日能言,但是随着他们的降生,就有大灾祸降临于团队,最后一个个人都死在了灾难里,便是脚男都死得没了复活次数,到最后,只剩下了昊带着这几个孩子东躲西藏,昊也死在了万族的追杀中,至于这几个孩子的下场他就没看到了……

    命运之轮再演开端,命运之轮再演开端,命运之轮再演开端……

    周围人都诧异的看着昊头发从黑到灰,从灰到白,然后又从白到黑,他的形象也从年轻到老年,到衰老,之后再度恢复年轻,仿佛在转眼之间他就度过了几番轮回那样。

    过了许久,昊的状态稳定了下来,他的双眼依然无神,面无表情,只是默默的看着眼前的众人,然后他就对着志说道:“志,是时候了……”

    志愣了一下,接着他就释然的笑了起来道:“是吗?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你可以反悔的,若是由脚男去,最多多死几次,同样可以凑出抵消这部分气运的牺牲,虽然你是团队里少数带着青色质量气运的人,但并不是无法替代……”昊低着眼,他淡淡的说道,只是这淡然之中带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就仿佛惋惜,就仿佛留恋,就仿佛舍不得这宴席结束一般……

    “不了,之前你告诉我真相后,我就已经做了这个决定,也明确告诉了你我的回答。”

    志转身就向大团队走去,边走他边说道:“已经够了,那怕是再坚强的人,心中坚硬如钢铁一般,在一切都没了,一切都破灭的绝望下,估计都会一蹶不振,天,你的精神已经跨越属于人类的范畴了,我做不到……不怕告诉你,你也可以嘲笑我的软弱,我每一天啊,只要闭上眼睛都可以看到我的妻子,我的几个孩子,他们在酒坊中冲我笑,然后万族来了,我没办法忘怀啊,我最小的孩子才几岁大,他在最后一步时死在了我的怀里……”

    志的声音似哭似笑,状已

    疯癫,忽然间,他转身看向了昊,接着对着昊深深一鞠躬道:“我无法阻止你的决定和做法,但是我也要告诉你,天,你走了一条艰辛得看不到希望的绝路,你将会一遍一遍游走在地狱边缘,一遍一遍的将自己的同伴,自己的伙伴,自己的战友,甚至是自己的亲人与爱人都推入到这地狱中,直到他们的尸骨填满了这地狱深坑,你才可以踩着他们的尸骨直到天上……你将会在诋毁,不解,怨恨中挣扎,你将永远也无法拥有对你最真挚的感情,即便是这样,你依然会一直走下去吗?”

    昊双眼无神的看着志,许久许久,在昊的脑海中回想着过往那一切的记忆,姆的,梨的,伙伴们的,子牙的,大领主的,还有……艾伊的,他们都看着那美好的人类城笑着,每个人都笑得如此的灿烂,而那人类城是最光辉的美好之地,是所有善与美的集合,他尤记得子牙丞相看着禁地的繁华而落泪,他尤记得那一次赏花,他尤记得与艾伊结婚的那一天,他尤记得大领主站在半空,看着这和平而繁华的禁地微笑着……

    “我……我一旦停下来,那伙伴们的牺牲,大领主,子牙,艾伊他们的牺牲,这一切都白费了,我不会停下我的脚步,那怕走在地狱火海中,我也要继续走下去,只要我不停下来,伙伴们的意志就会一直活着,所以……”

    志笑了,他左右看了看,忽然就直接从地面上抓了一把雪,然后对着昊抱拳道:“我酿了许多的美酒,但这时却没了酒,甚是可惜,天,不,你该叫你部落的名了,我记得当初才酿美酒时,你偶然间提到过,说是你的族长爷爷曾经为你取了名,是你的名和族名的结合,但是你想要找到人类城后才改名,现在就是时候了,昊啊,人类城没有破灭,你是一个英雄,这牺牲中也包括了你自己啊,我有预感,总有一天,你会把你自己压到这天枰砝码上,作为最后的底牌重重压上去,所以,你……就是人类城!”

    “此时没酒,就以雪代酒好了,昊啊,走下去吧,永远不要停下来,我是一个懦夫,走到这里已经是我的极限了,我渴望快些见到我的妻子和孩子,请原谅我无法陪你走到最后,但若是有在天之灵,我一定会站在你的背后,不,站在你的脚下,化为尸骨踮起你的梦想,人类城啊,昊……一定不要停下来!”

    志一口饮尽这风雪,然后他哈哈大笑着,转身就向团队走去,然后他点起了团队中对昊最不满的那些个军人与平民,再叫上了几个脚男,接着转身就向队伍的后方走去。

    昊痴痴的看着,等到志带人都走入风雪之中,他才从地面抓起了一把风雪,同样一口饮尽,味如烧酒,入喉即痛……

    “别了,志。”

    “从今天起,我再不是天,我名为昊,我……即人类城!”

    _

    (百度搜索:淘书楼taoshu6)

    洪荒历 (淘书楼)正文 第八十八章,第八十九章:我不会停下脚步……(下)已阅读完毕,请点下一页阅读《洪荒历》下一章节

    洪荒历最新章节无弹窗阅读尽在 www.taoshu6.com 喜欢本站请点下面分享收藏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