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书楼_淘历史_淘奇闻_淘记录_淘福利
Dendi 父亲 珠穆朗玛峰 徒步旅行 喜马拉雅山 Chhamji 女儿 冬天 吉尼斯世界纪录 尼泊尔 登山者
当前位置: 淘书楼 > 淘记录 >

父亲节暖心故事:出于热爱而勇攀珠峰的尼泊尔父女

时间:01-10 16:56来源:淘纪录 作者:www.taoshu6.com/tuku 手机访问:手机版 点击:31279 次
这是一对来自尼泊尔的父女,他们勇敢地登上了全球最危险的山峰之一,成功创造了全新的吉尼斯世界纪录。:“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我喜欢亲近自然和高山。在上学路上,我和小伙伴们经常会驻足观看那些被白雪覆盖、闪闪发光的山峰,夸赞它们看起来多么漂亮。那时候

“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我喜欢亲近自然和高山。在上学路上,我和小伙伴们经常会驻足观看那些被白雪覆盖、闪闪发光的山峰,夸赞它们看起来多么漂亮。那时候,我看到的每一座山峰对我来说都是无法企及的。除了珠峰以外,我不知道其他山峰的名字。当时我们把它叫做‘萨迦玛塔’,那是珠穆朗玛峰在尼泊尔语中的名字。”

幼年时,Chhamji Sherpa生活在尼泊尔喜马拉雅山地区,当地气候寒冷,层峦叠嶂,白雪覆盖的山峰比比皆是。

我们不少人都是在热闹的社区长大的,而Chhamji却从小和母亲生活在偏远寒冷、高海拔的索鲁孔布地区一个小村庄里。Chhamji的父亲在加德满都市工作,是一名登山向导,为了养活一家人,每年只能回一次家。

那时候,Chhamji还是个小学生。每天,她都要穿过森林,跨过河流,路过珠穆朗玛峰,步行两个半小时,才能到达离家最近的学校上学。

虽然高山只是Chhamji童年时期上学途中司空见惯的事物,但最终却对她的一生产生决定性的影响。

谁也不曾想过,就这样普通的女孩,在后来的日子,成功打破了两项吉尼斯世界纪录称号:世界上【登上珠穆朗玛峰年龄最小的女性】【第一对登上珠穆朗玛峰的父女】


Chhamji的父亲Dendi Sherpa在离家一年后回到家中,给她讲述了一些极为有趣的见闻。听了这些故事,Chhamji便决定开始她的登山旅程。

父亲回来的时候常常面带微笑,有时会带一些巧克力给Chhamj,有时也会向女儿讲述自己在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地方的惊险旅行。但这一次,他决定欢迎女儿一起加入冒险之旅。

“那天晚上我回家后,妈妈告诉了我一件她和爸爸商量了很久的事情。他们打算送我去加德满都上学。但我并不知道,这是因为爸爸见我每天都要步行两小时去上学,心里感到很难受。现在,我就要和爸爸一起去我梦想的城市——加德满都了。”

Chhamji感到未来的路是那么令人兴奋,一直以来,她最崇拜的人就是勤勤恳恳的父亲。

在加德满都上学期间,Chhamji目睹了父亲的登山事业慢慢起步,并最终创立了一家登山公司。

此时,父亲Dendi已深切了解攀登珠穆朗玛峰的种种艰险,对其间的各种危险也了如指掌。

很多专业的登山运动员都认为Dendi运气很好,因为他曾经三次登上喜马拉雅山最高峰,并幸运地活着回来向人们讲述自己的非凡经历。

在父亲Dendi与其他登山爱好者一次次地远征珠穆朗玛峰的同时,Chhamji的兴趣与好奇心也与日俱增。

在父亲的店铺帮忙期间,13岁的Chhamji认识了一些父亲的登山好友,他们来自多个国际登山队,都有志于征服珠穆朗玛峰。

“店铺里到处是登山用的绳索、帐篷、服装和装备。我曾经偷偷地看过。我父亲会把他在登顶每一座山峰时拍摄的照片带回家给我看。他会给我讲述登山途中遇到的奇闻趣事,我对此十分着迷。但是我不满足于此,我也想创造自己的奇迹。幸运的是,2007年我有机会参加了一次去‘珠峰大本营’的徒步之旅,我从卡拉帕塔亲眼目睹了珠穆朗玛峰的美丽身影。”

两年后,15岁的Chhamji与父亲一起攀登了海拔6200米的罗布切峰,以考验她的登山耐力极限。

虽然Chhamji结识了一些最勇敢的探险者,但她还是欠缺在极端条件下探险的经验。

但是,Chhamji心里非常清楚想要登上顶峰一路上要面对的巨大风险。

“登山是一项可能有生命危险的冒险运动。你真的无法预知登山过程中会发生什么情况,也不知道美景背后隐藏着怎样的危险。即便你可能已经有10-15年的登山经验,但你仍然可能会因为犯下小错而丢掉性命。”

于是2011年,Dendi带着Chhamji一起攀爬罗布切峰,近距离观察她应对严酷自然条件的能力。

当然,父亲早就料想到Chhamji在爬山过程中会遇到重重困难。由于海拔高度突然升高和气压的急剧变化,一般来说,登山新手都会出现高原反应。

但是,看到Chhamji如此小的年纪就能非常自如地翻山越岭,就好像接受过长期训练一样,甚至在旅途最后阶段也没有出现呼吸短促,这让Dendi感到相当惊讶。


登上顶峰后,山上的美景尽收眼底,让人非常激动,这一切让Chhamji渴望登顶更多的山峰。

对Chhamji和其他夏尔巴人来说,她所追求的经历不仅是完成一项终身成就,更是在寻求她的传统和信仰中的深层精神价值。

“作为长期居住在大山里的夏尔巴人,我们认为一座高山不仅是一个高大的物体,而且是神灵的一种象征。山神就居住在每一座高山里。因此,为了让众神感到高兴,我们在登山前,会专门举行隆重的神灵祭拜仪式。”

“人们常说,山神决定了让谁登上顶峰。有一些事情我们是不能做的,不然会惹得山神不高兴。如果你让山神高兴了,她将会保佑你成功登上山顶。大多数登山爱好者在登山前都会举行祭拜仪式,祈求他们登山途中的安全。但是,我们都知道任何事情都是无法保证的。”

Chhamji始终牢记她们夏尔巴人的信仰和文化,并从中汲取莫大的勇气,去追求自己一生当中最伟大的一次旅行。

几个月后,到了2012年,Chhamji完成了学业,请求父母同意她与父亲的几位曾攀登过珠穆朗玛峰的客户一起登山。

就在几年前,Chhamji的父亲在一次登山途中遭遇了一场严重险情,险些因此丧命。父母俩人依然心有余悸,因此不敢答应她的请求。

“我父亲在攀登安纳普尔纳峰时遭遇了一次险情;一场突如其来的雪崩将他和帐篷一起向下卷出去几米远,不过他幸运地躲过了一劫。他只好在一处冰隙里过夜。幸运的是,雪崩时一个睡袋和一个暖水瓶掉到了冰隙里。天知道在那个寒冷刺骨的夜晚,他没有任何东西取暖会怎样。他觉得是上天在雪崩发生时送来了这两样东西,让他活过了那个夜晚。”

“几天后,我父亲很快被送到了医院,他因为几处骨折,必须接受手术治疗。接下来的一年里,他的骨头里安放着钢支架,好让骨头生长愈合。医生告诫他许多事情都不能再做了。我母亲再也不准他登山了。实际上,母亲的意思是说,我们家里任何人以后都不准登山了。因此,当我提出登山的请求时,她并不高兴。”

Dendi在登山过程中遭遇的不幸事件并不罕见。

虽然登山只是父亲的工作,但是他所承受的风险却是致命的,因为曾经有290多位登山者在尝试登顶珠穆朗玛峰的过程中遇难。

对于Dendi这样的登山向导,雪崩只是他们所面临的诸多危险之一;失足、冰崩、冻伤和缺氧都是导致登山探险者高死亡率的原因,而且他们中大多数人并不能幸运地活下来。

虽然Chhamji刚刚年满16周岁,但她仍然坚持要勇敢地挑战最为致命的艰难任务之一。

“在整个攀登过程中,我母亲Lakpa Sherpa是最提心吊胆的人。从我决定要攀登珠穆朗玛峰一开始,她就不太高兴。我依然记得她打电话来劝我放弃登山计划的情景。她对我说‘无论你是否去攀登珠穆朗玛峰,你对我们都是非常重要的。所以,不要固执己见,要是你感觉不舒服或是感觉太困难了,就立刻回来。’虽然我父亲并没有表现出太多担心,但是我深知他关心我要胜过关心他自己。一直以来,他都是爱家人要胜过爱他自己。虽然在安纳普尔纳峰遇险以后,父亲就不再登山了,但他还是决定陪着我,支持我完成这次重要的探险之旅。”

父女俩用了两个月时间来适应天气,攀爬冰层和岩石,熟悉登山器械。强烈的大风和稀薄的空气让人呼吸变得极其困难,因此,氧气瓶是整个登山过程所必不可少的。


Chhamji说:“在我开始探险之前,我还特意拜访了蓬勃彻寺(Pongboche Monastery)一位人称加塞喇嘛(Lama Ghese)的高僧。大多数的登山爱好者,无论是西方人或夏尔巴人都特别尊敬他,在开始探险之前都想要得到他的祝福。他将许多登上山顶的登山爱好者的照片挂在了墙上。他可以窥测命运,预测某一位登山爱好者能否成功登上山顶。当我到蓬勃彻寺拜访他时,他仔细看了一下我的左手,并笑了笑。他说道:‘你很幸运。你不仅可以成功登上珠穆朗玛峰,而且你今后的生活也会更加顺利。’”

听到这句话后,Dendi和Chhamji在5月成功登顶了珠穆朗玛峰。

Chhamji和父亲仅用了一周多的时间便成功登上山顶。在登山的途中,他们在山上的不同地点路过了多处宿营地。

大本营是他们停靠的第一站。沿峭壁一侧攀爬的登山队伍可以在这里稍作调整,以适应当前的空气条件。

在他们到达之前,猛烈的暴风雨已经耽误了好几个登山队伍的攀爬计划。与往常相比,这时候的情形极其危险。随着登山者人数不断增多,可分配给每个人的氧气越来越少,随时都有可能缺氧。

然而,夏尔巴人并不畏惧,继续向上攀登,他们在从大本营到一号营地的途中,遭遇了最惊心动魄的一段路程,其中包括有致命危险的昆布冰川。

昆布冰川所产生的冰瀑移动迅速,可能毫无征兆便出现了冰裂缝,这同样可能引起冰塔突然崩落,砸在登山者的身上。

“在从大本营向一号营地(昆布冰川)攀爬的过程中,我意识到父亲总是和我拉开一定的距离。他要么比我快半小时,要么比我晚半小时。他还派了夏尔巴向导跟随我,父亲之前就曾请这位向导帮助我。我感觉这很奇怪。一天,我问他:‘平时,你都是和我在一起的。为什么在昆布冰川时你总是让我一个人?’”

“他的回答让我感觉很难过。他告诉我:‘听着,昆布冰川是整个攀登过程中最危险的一段。你永远都无法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发生雪崩,把你卷走。一旦发生不幸的话,我不想我们俩都在同一个地方。如果我们保持一定的距离,至少我们俩中有一个还有更大幸存的机会。 ’在那以后,我就没再对他说什么。我理解他一直承受着巨大压力,要确保我们俩人都是安全的 。”

父亲严肃的一席话,在接下来的攀爬过程中,对Chhamji产生了很大影响。他们成功地穿越了冰瀑,也亲眼目睹了其他攀登者的不幸遭遇。

“在登山途中,我看到许多登山者嘴里吐血,出现呕吐,走路跌跌撞撞,遭受剧烈头痛等。我替他们感到很难过。我认识的登山者中还有几位不幸失去了美好的生命。我知道自己有一点固执,但我有一种直觉,我一定会成功登顶,我做好了应对一切艰难险阻的思想准备。”

凭着顽强的意志,Chhamji和父亲艰难地到达二号营地、三号营地,他们开始感到筋疲力尽。

然而,在前往四号营地的路途中,也就是登顶前的最后一段路程,Dendi的氧气耗尽了。

受之前伤病的影响,44岁的Dendi急需下降到海拔较低的营地,以便补充氧气。父亲留下Chhamji与一位同行的登山者继续攀登,她的直觉告诉自己有点不对劲。她沿着父亲的足迹朝山下走,发现一位男子晕倒在路边。Dendi因为严重缺氧,已经丧失了意识,在身体透支的情况下倒在地上。

两位登山者发现了Dendi,帮助把他送到了四号营地。一天后,Dendi醒了过来,耳朵已经冻伤。

以这样的速度,Dendi根本无法回到大本营接受及时治疗,折返回去的路程太远了。于是,他在最后一个宿营地恢复体力之后,便决定继续向前跋涉。Chhamji和Dendi父女俩连续不停地攀爬了一天一夜,在夜幕降临时顺利抵达最后的冲刺地段。

在这一刻,他们父女二人不仅成为了吉尼斯世界纪录保持者,而且成为了第一对一起登顶珠穆朗玛峰的父女。


他们的成就并非轻易得来。

“大风刮着雪花,直接打在我的脸上。在攀登的整个晚上,我始终要戴着护目镜。比起其他任何东西,我更担心我的眼睛,我必须尽一切可能保护好我的眼睛。”

一心只想着继续努力向前攀登,Dendi和Chhamji都快要精疲力尽了,Chhamji甚至都没有发现她需要更换氧气瓶,随后她就开始出现幻觉。

发现Chhamji喃喃自语,说些听不懂的奇怪言语后,Dendi赶紧为她更换了氧气瓶,Chhamji一下子脑子清醒过来。

最终,凭借着顽强的毅力、巨大的牺牲和付出,Dendi和Chhamji二人成功登上了世界屋脊。

“16岁时,我与父亲一起站在珠峰顶是我一生中最值得骄傲的时刻。我觉得这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二十分钟。我想大喊,大笑,拍照,给母亲打电话,吃东西。但当我到达顶峰时,我感到自己满怀幸福和骄傲。我们相互祝贺,然后拍了许多照片。”

“我是一个敏感的人。所以,一路上我哭了好多次。我攀登三号营地的陡峭地段时痛苦地哭了;我从珠峰南坳附近看到珠峰就矗立在我右前方时哭了;我想家人时哭了;我想到有人说我的坏话时哭了。但我相信自己,相信自己的梦想。最终,一切付出、泪水和辛劳都是值得的。直到今天,我想父亲还记得那个时刻,就像我也依然记得一样。”

Chhamji所取得的成就不容小觑,因为很少有女性敢于攀登珠穆朗玛峰。


另一位远征珠峰的女性Shriya Shah,在从珠峰顶返回的过程中,不幸遇难了。

自从获得这项吉尼斯世界纪录称号后,Chhamji庆幸自己的好运气,她让大家了解了登山现场的情况,并分享了她与父亲的故事。


直至今日,父亲依然是她最大的支持者。

“当我的首次专访故事发表以后,父亲就买了一份报纸,然后赶快跑回家,坐在餐桌旁阅读相关报道。他将报道反复读给所有认识的人听。他比我更加兴奋。他仍然保存了一份所有关于我的报道的文章。看到他很高兴,这让我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儿。”

手机访问:m.taoshu6.com

(责任编辑:taoshu6)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淘标签列表
推荐内容
淘书楼为免费公益非盈利站点。请网友上传转载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淘书楼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淘书楼所有作品来自于网络搜索引擎自动索引及网友上传转载,作品、社区话题及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淘书楼立场无关。
如涉及权益问题,请备好版权证明相关资料发送给我们,我们核实后立即删除。

手机访问:m.taoshu6.com